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钓鱼
诗人风采•实力诗人035期•重庆北鱼:腊梅有致(6首)
发布时间:2019-08-29
 

重庆北鱼的诗歌六首

 


刚刚

 

2018落下最后一片日子

刚刚落下,那枚落叶在眼前就旧了

我看见风放好它,从一堵镜子里出来

新年的第一秒

刚刚等到风吹到脸上

与镜子相反,2019年的每一片叶子

端坐在树上

葱茏的绿在相聚中握手祝福

我不妄加揣测,岁月刚刚

推出的这棵崭新的大树

是否会用一部分叶子去承担雪

另一部分向上搭台阶

但我祈祷,今年这棵树有别于往年

叶子有别于虚度

我将开心自在地活在人间

让那面冷漠的镜子

同我一样,有成就感有满足感

 

 

光阴

 

码头在,故乡亦在

那流水撇下怀念去远方

光阴追逐我长大的翅膀

我会习惯更多离开

淡忘墙上的旧照,眼角

进一步去写诗

深入浅出的他乡

经过泪水就简化了。光阴就这样

在码头上挥手道别

回到故乡就是一生

光阴也可以像我的父老乡亲

厮守到老。住在低矮的屋檐下

两个人面对一缕炊烟

 

 

发现

 

翻老照片我发现一个人

生命太善变。比如我站在一块石头

面前现在石头还是石头

那时我还是少年。比如我站在

故乡的大树下

树还在而人现在远在他乡

比如我面对一条河流

住在波浪里的夕阳在

而记住它的风已不复存在

再比如我推过的石磨,声音还走在耳朵的途中

但故乡今天已物是人非

翻着翻着……那些模糊的背景推开我

我低下头,愧疚的泪水

止不住游走脸颊,像一群活过来的鱼

对我彷徨的手指呐喊

 

 

腊梅有致

 

有一条歧路没有雪

我想象腊梅不能去爱

开放的花朵该属于谁

雪应该很着急吧

除了腊梅的吻

雪就是一张苍白的纸

雪也应该很累吧

看不见腊梅

天空和麻雀的翅膀

都不会是久留之地

别怪腊梅在等待的路上

走错了那步

雪飘呀飘,那个心痛的男孩

俯下身

扶起地上倒下的雪

像扶起冷冰冰的自己

 

 

劈柴

 

父亲的劈柴声,一次次抬高

窗前向北的屋檐

许多次我数着劈柴声

去攀爬母亲眼中的月亮

母亲的一声叹息

月亮跌进云层里。那些被生活

挟持的云朵,被一阵风吹过来

压低我屋檐下的眼睛

唯独父亲的劈柴声,铿锵有力

斧头不断落下

人间木屑飞溅

及至中年。我胸膛里的炉火

在寒冬仍噼啪有声

燃烧如故事刚刚开始

 

 

忧伤的时候

 

每一件滚烫的刺入

伤口灼痛。这种情况持续多年

成为忧伤的隐疾

我试过用月光照射它

用憨厚的嘴唇喝酒

我也在一张白纸上

推到自己,重新想象过一遍

一棵树那样,在树杈上安放鸟窝

忧伤长长的翅膀

落下是模糊的一点

飞起来遮天蔽日

那种忧伤的惆帐,我用尽办法

饲养在文字里

像我的南方,举着屋上黝黑的老瓦

等待那片颠覆的雪

 

【诗人简介】重庆北鱼,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协会会员。2016年恢复写诗。诗作散见《诗刊》《中国诗界》《星河》《中华文学》《华语诗刊》《重庆文学》《诗歌周刊》《新大陆诗刊》等近百家诗刊报刊。入选多种选本。

诗网络诗刊社

社长:张晶

编委:马启代、王霆章、王祥康、李浔、祁人、韩庆成、张晶、郭思思、潇潇、马晓康

顾问:傅天虹、罗广才、赵福治、金迪

诗网络微刊主编:姚世英(西海)

投稿:原发诗歌一组,简历照片,邮箱:4290093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