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格言
郎咸平:美国政府是如何干预经济的?
发布时间:2019-07-08
 


郎咸平:美国政府是如何干预经济的?


(东音社按)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国内产业政策之争,愈演愈烈。从今天开始,东音社将陆续发表郎咸平教授对西方主要发达国家政府与市场关系的考察与研究结果,试图换个角度来思考这个千古难题。郎咸平教授的这些考察,都发表在了其最新著作《马克思中观经济学:拯救世界的经济学》一书之中。今天发表美国篇。

一、美国自由经济造就了美国经济的大繁荣,但是也带了新的问题

北方赢得美国内战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扫平了道路。从1860年到1900年,美国铁路里程从3万英里增加到19.3万英里,占全球铁路的50%;投资于制造业的资本从10亿美元上升到100亿美元;工人数量从130万增加到530万;工业产值从20亿美元上升到130亿美元。19世纪末,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20世纪初美国制造业产值超过英法德的总和。

美国成立时就严格限定了政府的权力,他们深信大政府会作恶。所以大市场小政府的观念在美国深入人心,而且根深蒂固。在支持自由市场的政治环境和技术进步的推动下,自由市场经济体系席卷美国,深入人心。这一阶段基本不存在政府干预经济的说法。

郎咸平:美国政府是如何干预经济的?


1900年开始,自由市场经济的负面效应就已经非常明显,为美国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首先是贫富分化,财富高度集中,大财团完全可以挑战国家的权威。1909-1917年,3700个公用事业公司消失了,大公司对美国的控制深入到各个层面,已经强大到威胁政府权力的地步。西奥多.罗斯福说:“如果不进行改革,替代的结果要么就是……无政府主义,要么就是有钱的工业家不断增长的权利继续压制民主”。除此之外还有环境污染、食品药品安全、工人生活贫困等问题。但是,这都没能动摇资产阶级的统治,也没动摇社会对自由主义的信心。直到1929年的大萧条,这一切才开始改变。资产阶级为了能继续维持统治,不得大刀阔斧的进行经济改革,本质就是伸手控制生产资料部门!

二、大萧条让美国政府开始干预经济

罗斯福当选后,开始进行大刀阔斧的干预经济,对生产资料部门进行直接或间接调控!

第一项措施,要求国会通过《农业调整法》。这个法律规定,农业部长可以和农民达成协议,休耕一部分土地,屠宰牲畜,减少农产品产量,提高价格。同时规定了农产品的最低价,一旦低于某个价格政府就出面收购。这是明目张胆的不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

其次,通过《国家工业复兴法》来防止盲目竞争引起的生产过剩。根据《国家工业复兴法》,各工业企业制定本行业的公平经营规章,确定各企业的生产规模、价格水平、市场分配、工资标准和工作日时数等,以防止出现盲目竞争引起的生产过剩,从而加强了政府对资本主义工业生产的控制与调节。维护工人的权利和尊严。

第三,通过《紧急银行法》。危机爆发后,全美银行业几乎全部停顿。为了挽救金融行业,政府决定对银行采取个别审查,颁发许可证的制度。1929年危机爆发前美国有25568家银行,1933年3月13-15日,只有14771家银行领到执照重新开业。这意味着,金融危机淘汰了美国10797 家银行,占比40%。1933年4月5日,美国政府宣布禁止私人储存黄金和黄金证券,私人的黄金必须卖给银行,美钞停止兑换黄金;4月19日,宣布禁止黄金出口,放弃金本位;6月5日,公私债务废除以黄金偿付。1934年1月10日,宣布发行以国家有价证券为担保的30亿美元纸币,并使美元贬值40.94%。

第四,罗斯福政府颁布了新税法则(1934年),按照收入和资产多寡征收超高额累进税和遗产税,目的就是让富人多交钱,穷人不交钱。这些措施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严重违背自由市场经济制度的,但是他们都保留了下来。

从大萧条以后,美国政府开始对经济进行全面的宏观调控。农业成了被管制的部门,工业也被纳入管理的轨道,金融业也完全纳入政府的调节之中。美国不再是市场供求决定价格和资源分配,而是靠政府。美国政府的支出占GDP的比重从19世纪的2-5%,在罗斯福新政后达到20-25%。

二战期间,美国建立的2600多家大型国有工业企业,主要分布在军火、机械制造、化工、合成橡胶、电力等部门。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达到顶峰。政府在战后出售或出租了大部分的战时国有企业。剩下少部分国有企业集中在基础设施建设管理和危机处理方面,目前剩下全国性的国企是邮政和铁路。

三、六七十年代,通过制定行业法律干预经济

美国国家控制经济的主要法律是在1961-1972之间建立的,这期间联邦政府通过了一系列纠正自由市场经济弊端的法案,比如1965年《水质法令》要求各州改进水质;1966年《食品包装和标签法》《儿童保护法》要求食品企业公布食品相关的一切信息,配料、营养标准等。1967年《农业公平实施法》给农产品的生产、价格规定标准。1969年《经济稳定法》以控制工资和物价。1972年《消费商品安全法》管理控制消费品的安全与可靠。

大家今天可能觉得这一切都是正常的,实际上在当时这都是开创性的工作,即政府为企业制定一切标准!

这期间也有个别直接干预经济的例子。比如1970 年, 国会为了促进二级抵押贷款市场的竞争,成立了房地美。这之前只有一家二级抵押贷款公司,就是1938年为抵制大萧条而成立的房利美。1971 年,由于私人经营的持续亏损,联邦政府创建了政府所有的美国全国铁路客运公司,该公司通过接受国家补贴、租用私营公司铁路的方式为美国提供城际客运服务至今。1976 年为了接管东北部破产的六条铁路线业务,政府成立了康雷尔资产共享运营公司(该公司于1987 年被再次私有化)。

所以千万不要以为美国是真正的自由市场,根本不是,美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从大萧条开始以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了,而且手段不断升级。从最开始的兴办公共工程,到二战期间的直接办国有企业,到六七十年代通过法律法规控制企业。90年代以来,政府对经济的控制越来越接近直接计划经济(类似于我们的产业规划),政府直接制定产业发展计划,引导经济。

四、九十年代至今,直接制定产业计划干预经济

70年代的经济滞涨让凯恩斯主义失去了市场,美国在经济方面的国际地位持续下降。1970年世界最大的100家工业公司美国占64家,到1988年仅有42家。1979年至1990年期间,美国人均生产率只提高了0.5%,而联邦德国提高了1.6%,日本则提高了3%。这意味着美国的竞争力在逐渐下降。1991年3月美国总统竞争力委员会发表的研究报告称,对美国的生产力、经济增长率和竞争力起推动作用的94项关键技术中,美国有32项己落后或处于劣势地位,仍占优势地位的只有26项。

美国政府并没有因此放弃干预经济,而是开始用更加市场的方式,对生产资料部门进行间接控制,主要通过产业计划和金融引导干预生产资料部门的投入,扶持新兴产业,保持美国企业的领先地位。

1、克林顿政府:信息高速公路计划。

1993年克林顿政府公布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工程计划(National Information Infrastracture),民间称为信息高速公路计划。这个计划提出用20年时间,耗资2000-4000亿美元发展信息产业。实际建设中的投资远高于这个数字,仅1999年一年就超过5000亿美元。

这个计划带来的信息产业革命让美国持续引领世界,直到今天信息产业巨头仍然是美国。克林顿上台执政的前一年(1993年),美国GDP为6.2万亿美元,占全球比重为23%。经过信息高速公路计划以及相关的鼓励科技创新政策,克林顿政府下台时(2000年)美国GDP达到9.1万亿美元,占全球比重达28%。这段时间也是美国经济增长最快的黄金时间,GDP增速达到4%。美国的信息产业持续领先世界至今,无人匹敌。

2、奥巴马政:先进制造业计划

2008年经济危机后,奥巴马政府开始大规模实施先进制造业计划,特朗普当政以后也在继续这些措施,并没有废止。这些创新政策有:《重振美国制造业政策框架》《制造业促进法案》《美国制造业复兴——促进增长的4大目标》《确保美国先进制造领导地位》《美国竞争再授权法案》《国家先进制造战略规划》《先进制造伙伴(AMP)计划》《赢得本国先进制造竞争优势报告》(简称AMP1.0报告)《制造业创新的国家网络:初步设计》《2013先进制造业创新法案》《加速美国先进制造业》(AMP2.0报告)《2014振兴美国制造业和创新法案》《美国国家创新战略》《国家制造创新网络战略计划》《先进制造:联邦政府优先技术领域速览》SAM《2016~2045年新兴科技趋势——领先预测综合报告》《21世纪美国国家安全科学、技术与创新战略》。

郎咸平:美国政府是如何干预经济的?


3、举例具体说明

大家不要以为国家的计划只是列出来就不管了。我举一个例子,大家请看2013 年的《制造业创新的国家网络:初步设计》,其中提到建立 15家制造业创新研发中心,组成“全美制造业创新网络”。制造业创新研发中心是建立在大学、企业、政府合作的基础上,把公共资源和私有资源结合,从而使创新系统更具有活力。这些机构全部是由美国的部委牵头。截止目前已建了9个制造业创新研究所:国家增材制造创新研究所(俄亥俄州)、新一代电力电子制造研究所/情节能源创新制造研究所CEMI(北卡罗来纳州)、数字制造与设计研究所(DMDI)、轻质现代金属制造研究所LM31(底特律)、先进复合材料制造业中心IMCMI(底特律)、数字化制造与设计创新研究所(国防部)、美国集成光电子制造创新研究所(国防部)、美国柔性混合电子制造创新研究所和智能制造创新研究所(能源部)。

每个创新研究所都汇集企业、大学、社区学院以及联邦政府、州和地方政府等相关机构,共同投资产业共性技术,加快制造业创新。由此组建的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则将确保先进制造业成为美国经济的关键产业支柱和美国在全球制造业竞争中的领先地位。这些计划真的不是说说而已,都在一步步落实推行。这就是今天意义的计划经济!

4、利用市场的优势配置资源:美国计划经济的聪明之处

2009年在奥巴马签署的总额为7870亿美元《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中,科研计划占到1200亿美元,新能源和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占468亿美元,生物医学领域的基础性投入占10亿美元;实施总额为47亿美元的“宽带技术机会计划”,将宽带互联网带入约24,000机构的计划,包括学校、图书馆、卫生保健设施,和公众安全实体;201亿美元追加科研投资则主要用于航天、海洋和大气领域。在2010年复苏预算法案中,奥巴马提出对关键科研机构的研究开发预算倍增(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能源科学部及国家标准研究所和技术实验室项目)。

1980 年,为了解决经济危机下储蓄和贷款协会的破产困境,国会通过《金融机构改革、复兴与强化法案》,由政府部分拨款成立了重组信托公司。问题资产处置完毕后,重组信托公司于1995 年底解散。

2008年经济危机的处理方法也是一样。危机发生后,政府没有一刻犹豫,立马实施了大规模的国有化,直接扶持金融业、地产业、制造业渡过难关。2008年美国政府直接接管了AIG(美国国际集团),前后一共提供了1823亿美元的救助资金。同年,美国联邦住房金融局接管房地美和房利美。之后美国政府提供7000亿美元不良资产收购计划,并开启了持续量化宽松的大门。2008年底至2010年3月,美联储共购买1.75万亿美元的国债及抵押贷款担保证券以背景下刺激经济,进行第一轮量化宽松。2010年11月3日,美联储宣布,到2011年6月底,将再购买6000亿美元长期国债,进行第二轮量化宽松。2009年8月美国财政部为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提供3070亿美元的债务担保,为花旗银行提供3060亿美元债务担保。2009年通用汽车公司破产,重组后由联邦政府控股,度过危机后,2010 年通用重启IPO,再次私有化。

2012年通用提出工业互联网的概念,随后和四家信息技术巨头IBM、思科、英特尔和AT&T成立了工业互联网联盟。目的是提高航空、铁路运输、发电、石油与天然气开发及保健服务等不同行业的发展速度和效率,推动世界经济增长。通用认为,工业互联网效率增长1%,将产生巨大影响。例如,在商用航空领域,每节省1%的燃料意味着将来15年中能节省300亿美元支出。同样,若全球燃气电厂运作相率提升1%,将节省660亿美元能耗支出。此外,工业互联网能提高医疗保健流程效率,医疗保健行业效率每增长一个百分点,将节省630亿美元。世界铁路网交通运输效率,若提高一个百分点,将节省270亿美元能源支出。这些都还只是工业互联网潜力很小的一部分,通用认为在未来20年里工业互联网将创造15万亿美元的产值,再造一个美国!

有些人会说,这些不都是企业行为吗?5家公司合作而已,和美国政府有什么关系。那我请问你,为什么2008年美国政府一下子就给通用500亿美元,帮他度过危机。通用一直处于美国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的监督下,他能不听话吗?他们去海外占领市场一直靠美国政府在背后推动,有时候会直接出面给对方国家施压,比如华为长期不能进入美国就是因为思科的阻挠,思科害怕的根本不是华为手机那么简单,而是华为的通讯设备!再比如2016年12月1日,奥巴马卸任之前力推通用电气和谷歌等美国公司入驻古巴。所以这些超级大公司都和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政府一直在通过金融的方式直接或间接干预第一部门!

美国政府的做法告诉我们,他们一定会干预经济,尤其是干预生产资料部门,如果间接干预失效,他们就会直接干预,经济危机的种种做法就是直接证据。

郎咸平:美国政府是如何干预经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