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材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发布时间:2019-09-03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在舰尾被2架特攻机撞击后大约两分钟,另一架99式舰爆又向着烟火密布的“拉菲”号俯冲下来。此时,舰尾的火炮已经全部丧失了作战能力,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空火网,这架日机得以从容投弹后全身而退,这枚炸弹命中了左侧螺旋桨上方的甲板,炸断了操纵舵机的线缆,使尾舵卡在了左舵26度的位置,于是“拉菲”号开始在原地转起圈来。虽然舰员们马上开始了修复工作,但舵轮难以活动分毫。

此时,“拉菲”号已经被重创,但那些空中樱花武士并不打算放过这艘失去控制的军舰,2架特攻机故伎重施,再次咆哮着向左舷舰尾冲来,“拉菲”号残存的每门火炮都拼命地向来袭者吐出火舌,试图织成一道弹幕,不过凭这几门炮已经对日机不能构成很大威胁了。一架日机迎头撞进了后部舰桥,炸成一团火球。稍后不久,另一架日机几乎撞到了同一个位置,从飞机里溅出的航空燃油沿着通风道和甲板上的裂缝向舰体内部的舱室流动,同时也把舰尾的三个起居舱全部点燃了。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冒着密集的弹幕超低空飞向美军军舰的日本战机,他们一心赴死的疯狂让美军官兵承受了巨大的伤亡和心理压力。

在舰尾起居舱里救火的轮机军士乔治·洛根(George Logan) 和斯蒂芬·韦特(Stephen Waite)因为安全出口已经关闭而被大火困住,他们在火焰的威逼下退到应急柴油发电机舱,然后关上了身后的水密门,这是一个没有灯和任何其他通道的密闭舱室,而且也不通风。虽然水密门暂时隔绝了大火,但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窒息而死。洛根和韦特在黑暗中找到舱室内的通话器,竟然还能使用,通过它向米歇尔发出求救讯息。米歇尔在轮机军士布福德·汤普森(Buford Thompson)协助下立即展开救援行动,他们在应急柴油发电机舱的舱壁上钻了一个洞,然后插进一根通气软管为两人供氧。与此同时,另外两位轮机军士阿特·霍根(Art Hogan)和埃尔顿·皮勒(Elton Peeler)用火焰切割吹管在甲板切出一个大洞,让洛根和韦特最终得以生还。他们在脱险后立刻与其他人一起投入了抢险工作。来自“拉菲”号通信部门的T·W·朗克上尉(T.W. Runk)不顾肆虐的火舌,前往舰尾帮助排除舵机的故障,在遍地的碎片和飞机残骸中寻找道路。在通往尾部操舵室的路上,朗克发现一枚未爆的炸弹,当时炸弹的外壳已经被烤得滚烫,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赤手将炸弹推到海里。他的英勇行为是“拉菲”号上所有英勇奋战的舰员们的一个缩影。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拉菲”号水兵弗奥奇德斯,他是一名德裔,在4月16日当天表现出色,并在战斗中幸存。

就在舰员们尽力挽救自己心爱的军舰时,日本人却继续做着与之相反的勾当,一架Ki-43“隼”式战斗机以舰首左舷为目标狂奔而来,在后面一架美军“海盗”式战斗机正死死地咬住它,“拉菲”号上的20毫米和40毫米炮在确保不会误伤“海盗”的情况下组成弹幕,阻挡这架日机实施撞击。这架日军战斗机似乎并不想“玉碎”,在即将撞上舰桥时突然拉起急速上升,但还是撞上了桅杆横桁,SC对空搜索雷达被撞飞,重重地摔在甲板上,悬挂美国国旗的绳索也被切断,星条旗飘然落下,而“隼”式也失速坠入大海。那架跟在后面的“海盗”急忙规避并试图拉起,但没有成功,掉进距离“拉菲”号不远的海里,飞行员跳伞逃生。通信兵汤姆·麦卡锡(Tom McCarthy)看到国旗掉在甲板上,全体舰员正全力抢修而无暇顾及左右,这个勇敢的士兵便从舰上的旗箱中拿出一面新国旗爬上桅杆,让星条旗重新在“拉菲”号上迎风飘扬。

当贝克顿看见那架追逐日本飞机的“海盗”时,他意识到在“拉菲”号上空拦截日军机群的战斗机渐渐分散,甚至被日机有意引开,使更多的特攻机寻找攻击机会,于是他立刻决定组织高射弹幕。不一会,又有一架被“海盗”咬住的“彗星”向着左舷冲下来,“拉菲”号剩余的舰炮全力开火,后面的“海盗”也尽其所能地倾泻弹药。在前后夹击下,这架“彗星”在50米距离上被击落了,但它携带的重磅炸弹在离舰体很近的海里爆炸,冲击波将前部两座双联装主炮塔的动力系统和通讯装置破坏,舰炮只能改为手动操作,还有三名操作20毫米和40毫米炮的炮手也被这枚近失弹的碎片击伤。为了保持与炮塔的联系并指挥射击,吉姆·汤斯利少尉(Jim Townsley)急中生智,将一个麦克风系在脖子上,然后将它接进舰上的广播系统中。接着他走进驾驶舱,从那里便于把所有飞过来的日本疯子看得一清二楚,然后他像进行现场直播似地指挥炮火进行拦截,如此一来,连在轮机舱里坚守岗位的官兵们也能听到外面紧张激烈的战况!

第17架日军飞机是从右舷方向发起攻击的,尽管127毫米舰炮改用手动操作,但训练有素的炮手们在汤斯利少尉的指挥下,凭借装有无线电近炸引信的炮弹还是保持了精准的火力,这架日机被直接命中,化作海面上的一朵水花。

不肯罢休的日本人很快又派出2架“隼”式狂扑过来,一架冲向右舷,一架则瞄准了右舷舰首。右舷的那架日机被一发127毫米炮弹正中眉心——它的引擎和螺旋桨被击中,瞬间化为漫天的烟火和碎片,仿佛是一个特大号的礼花,这壮观的一幕让炮长沃伦·沃克(Warren Walker)大呼起来:“我们打下了那个婊子养的!简直太漂亮了!”与此同时,另一座127毫米舰炮则锁定了第二架“隼”式,只用了2发炮弹就将其结果。当这架日机凌空爆炸时,瞄准手安迪·斯塔西(Andy Stash)近乎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我打下它了!我打下它了!你们看见那狗娘养的爆炸没?”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一架被美军防空炮火击中的日军神风特攻机,在低空飞行的过程中爆炸解体。

战斗间隙,通信官弗兰克·梅森上尉(Frank Mason)来到舰桥向舰长报告情况,并且小心翼翼地问道:“舰长,本舰舰尾的状况已无法挽救,你认为我们是不是应该弃舰?”贝克顿斩钉截铁地回答说:“不,弗兰克!只要还有一门炮能开火,就一定要战斗到底!”听到这句话,梅森上尉一言不发地离开舰桥,回到自己的岗位继续战斗。

战斗仍然没有结束,第20个来袭者,一架99式舰爆以滑翔姿态向“拉菲”号几乎完全损坏的舰尾飞来,在刺眼的阳光和弥漫的硝烟掩护下,这架日机顺利接近目标并投弹,炸弹在已经奄奄一息的“拉菲”号上又增添了一个3米宽的大洞!得手的偷袭者没能延续自己的运气,没跑出多远就被一架“海盗”送进了地狱,掉到距离“拉菲”号右舷舰首几百米的海里。这颗炸弹的弹片还击中了军医马特·达内尔上尉(Matt Darnell)在甲板上建立的急救站,碎片切断了医生两根手指的指尖。令人敬佩的是,在简单包扎后,他仍然满脸平静地问协助他的配药军士:“谁是下一个?”

第21架敌机仍然是一架99式舰爆,它从右舷舰首方向以舰桥为目标俯冲下来,并且用机枪猛烈扫射,了望手费利尼·萨尔斯多(Feline Salcido)发现了正在逼近的日机,急忙向舰桥里的指挥官发出警告:“卧倒!舰长!卧倒!”在所有人都蹲下时,一声猛烈的爆炸震撼了舰桥,那架日机投下的炸弹命中了舰桥下方的一处20毫米炮位,炸死了炮手,并使附近的几个人受伤。不过它也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转眼间就成为一架“海盗”的枪下鬼。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由于贝克顿舰长拒绝弃舰,伤痕累累的“拉菲”号继续面对着日军飞机发起的决死进攻,这幅油画作品表现了“拉菲”号受到重创后坚持奋战的壮烈场面。

此时,天空中已经有24架美军战斗机在四处驱逐、猎杀着日机,这极大地减轻了“拉菲”号的压力,标志着折磨了她一个多小时的“神风”也到了平息的时候。当天最后一架向“拉菲”号发起进攻的日机是一架“彗星”,它从左舷冲过来,剩余的20毫米和40毫米炮都不停怒射以形成一张保护网,但这架日机仍在不断靠近。就在炮手们行将成为冤魂的时候,一架“海盗”及时赶到,以全部火力干掉了这架“彗星”。

当第22架来袭敌机魂归大海后,日军对“拉菲”号的围攻总算终止,因为有越来越多的美军战斗机赶到战场,包括海军陆战队的“海盗”式和海军的格鲁曼“恶妇”式战斗机,在他们的穷追猛打下,残余的日机顿作鸟兽散。“拉菲”号的舰员禁不住欢声雷动,他们一直高喊着:“把这些婊子养的都揍下来!把它们撕成碎片!把它们钉死!”喊声甚至盖过了枪炮的轰鸣。当最后一架日本飞机从空中消失后,贝克顿舰长和他的舰员们才长出了一口气。

“拉菲”号和“神风”整整进行了80分钟的殊死搏斗,连续遭到22架日军飞机的攻击,被其中5架特攻机撞中,还被命中了4枚炸弹,水线以上舰体遭到非常严重的损伤,特别是舰尾,全舰阵亡32人,负伤71人,其中30余人伤势严重,伤亡人员占全舰官兵的三分之一。与“拉菲”号协同作战的两艘火力支援登陆艇也遭到损伤,LCS-51的左舷被炸出了一个2米宽的大洞,舰员3人受伤;LCS-116的甲板受到破坏,舰员阵亡17人,受伤12人。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残破不堪的“拉菲”号甲板,随处可见战火留下的伤痕。在这场艰苦的战斗中,“拉菲”号全舰伤亡超过100人。

当然,勇猛的“拉菲”号也让进攻者付出了足够的代价,有9架日军飞机在她猛烈准确的防空火力中化作风中残焰,此外还和友舰及己方战斗机共同击落了3架敌机,在攻击“拉菲”号的22架日军飞机中只有一架在攻击后全身而退(也可能被战斗机击落,但无法证实,姑且算他命大,而在当天有182架日机未能返航)。“神风”特攻队的口号是“一机换一舰”,可是他们付出了30多名飞行员的生命也没能毁掉“拉菲”号。在那个“神风”肆虐的日子里,这真是一个不沉的神话!

“神风”平息之后,“拉菲”号的境况依然非常危急,舰上的火势还在蔓延,舰尾因为舱室浸水而开始下沉,全舰电力系统失灵。三座主炮塔中的尾部主炮已经完全毁坏,两座前主炮也只能手动操作,12门40毫米炮中还有8门可以使用,而11门20毫米炮中只剩下4门还能开火。所幸动力系统还保持完好,但由于舵被卡死,军舰只能原地转圈,其实和丧失动力区别不大。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劫后余生的“拉菲”号,其舰尾遭到多架自杀飞机的撞击,已是一片狼籍,由于进水舰尾下沉,其舷号已经贴近水面。

在击退了日军的进攻后,贝克顿舰长面临的首要问题是保住军舰,并使她返回港口得到修理,他立刻组织尚能行动的舰员们抢救伤员,扑灭大火,检查全舰的损伤情况,修复受损的设备。当天下午,“拉菲”号上的重伤员被转移到一艘小船上,送往冲绳岛进行急救,损管队员们则对后部舰体水线以下的四处小破洞进行了封堵,阻止了进水。在舰尾的大火被扑灭后,舰员们开始清理甲板上的残骸,搜寻遇难官兵的遗体,他们甚至还找到了一名日军飞行员的尸体,在烈火中只剩下很少一部分残缺不全的肢体。

虽然舰员们想尽办法试图让“拉菲”号凭借自身动力驶向西南方的庆良间锚地,但失灵的舵使所有尝试都失败了。在战斗结束三个小时后,快速扫雷舰“麦科姆”号(Macomb,DMS-23)奉命前来拖曳“拉菲”号,但弯曲的舵给拖曳行动带来了很大麻烦。直到拖船 “帕卡纳”号(Pakana,ATF108)和 “塔瓦可里”号(Tawakoni,ATF114)前来援助,其中一艘靠到“拉菲”号舷侧帮助她排出舱内积水,另一艘帮助拖曳,经一番努力后“拉菲”号总算以4节航速向庆良间列岛缓缓返航。

4月17日早上6时14分,“拉菲”号进入了庆良间列岛的港湾,人们都用非常惊讶的目光看着这艘满身创痍的军舰,不敢相信遭受了如此严重损伤的军舰还能浮在水面上,特别是得知“拉菲”号先后被5架特攻机撞击,并且挨了4颗炸弹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奇迹,要知道对于驱逐舰级别的军舰来说,一架特攻机就足以击沉整条军舰。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拉菲”号遭受完全破坏的后主炮,已经报废。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一名美军水兵坐在“拉菲”号全毁的后主炮炮位上留影,挂着的牌子显示这座双联装127毫米火炮遭到2架日本自杀飞机的撞击,6名炮手殉职。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美军维修人员在查看“拉菲”号严重受损的后甲板之下的内部舱室。

日出后不久,“拉菲”号安全靠港,疲惫不堪的舰上官兵在“塔瓦可里”号上享用了一顿早餐,这是他们在近24小时内第一顿真正意义上的热饭,而就在一天前许多和他们一起谈笑风生的战友们已经离开了人世。在17日上午,一位牧师来到舰上为那些死难和失踪的人做了祷告。

经过五天的维修后,“拉菲”号终于恢复了航行能力,于4月22日依靠自身动力驶往塞班岛,并在那里接受进一步的修理,尤其是损坏特别严重的舰尾部分。随后,“拉菲”号经埃尼威托克环礁前往珍珠港,舰上所有官兵在那里受到了英雄凯旋般的欢迎和招待,而舰体也接受了更为充分的修理,以确保她能顺利地返回美国西海岸进行全面的整修。1945年5月25日,星期五,“拉菲”号终于抵达西雅图48号码头(Pier 48,Seattle),此时距离那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斗已经过去39天了。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在其他船只的帮助下进行紧急修理的“拉菲”号,其舰尾已经上浮到正常水平。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1945年5月25日,“拉菲”号依靠自身动力抵达美国西海岸的港口城市西雅图,受到英雄般的欢迎。

“拉菲”号传奇般的战斗经历立刻引起了军方宣传部门和媒体的关注,当时正值欧洲战场的战事胜利结束,军方需要一个像“拉菲”号这样的典型提醒公众战争还没有结束,前方将士还在流血,以保持国内对战争的支持和军工厂的定货。此外,媒体也需要新的英雄人物来激发人们的热情,凝聚人心,而“拉菲”号正是最好的素材。更为重要的是,当时前线正谈“风”色变,“拉菲”号英勇抗击自杀飞机并幸存的事迹对于鼓舞士气具有非常大的价值。于是,“拉菲”号和她的舰员们立刻被置于镁光灯下,被加以广泛的宣传。

在进入船坞大修前,这艘饱受战火的不沉之舰对公众开放,允许自由参观,舰体上存留的弹孔焦痕和尚未修复的损伤,还有舰员们的生动讲述,让人们真切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和前方将士的英勇。鉴于在警戒线上的杰出表现,“拉菲”号获得了总统集体嘉奖,全体舰员中有18人获得了铜星勋章,16人获得了银星勋章,2人获得了海军十字勋章,1人获得了海军荣誉勋章,舰长贝克顿中校也因为指挥有方、勇气非凡而荣获海军十字勋章。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拉菲”号的功绩记录板,展示了该舰作战行动和战果,包括在欧洲战场的2次对岸支援任务,在太平洋战场上4次登陆行动和20架敌机,以及三次优异表现嘉奖。

对于“拉菲”号来说,太平洋战争在她血战余生的那天已经结束了,她在船坞里经过长达三个月的维修后,于1945年9月6日重新服役,此时日本已经投降三周。战争结束后,“拉菲”号继续在美国海军中服役,于1947年6月30日暂时退出现役,编入太平洋后备舰队。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拉菲”号于1951年1月26日重披战甲,在舰长查尔斯·霍洛瓦克海军中校(Charles Holovak)指挥下开赴朝鲜近海,执行护航和海岸炮击任务。随后20余年时间中,“拉菲”号活跃于太平洋、大西洋、地中海、加勒比海等各个海洋,在1956年的苏伊士危机和北约组织的历次海上演习中,都能看到这艘二战名舰的身影。

“拉菲”号最后在1975年3月1日正式退役,但没有在拆船厂里结束一生。由于她在二战中的功绩,“拉菲”号被改建为历史博物馆,于1981年被拖到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的帕特里奥茨角(Patriot's Point, Charleston),成为一艘战争纪念舰,与另一艘历史名舰“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约克城”号(Yorktown,CV-10)一道,作为美国海军勇敢和坚强的象征于1982年对公众开放,续写着自己永不沉没的辉煌。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太平洋战争结束后,“拉菲”号继续在美国海军中服役,并进行了现代化改装,加装了机库,可以搭载直升机。“拉菲”号最后在1975年正式退役,图为该舰1964年时的状态。

22架神风特攻机打不沉1艘小驱,美军“拉菲”号的冲绳传奇(下)

■退役后的“拉菲”号被改建为一座战争博物馆,停靠在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的帕特里奥茨角,供人们参观游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