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材
都市豪门 余生与你共相守(已完结)
发布时间:2019-10-09
 

余生与你共相守

字数: 1001021

相爱八年,一朝怀胎却却被告知,他要结婚了新娘不是她?纳尼! 倾城大婚,本想扰乱婚礼现场,却被迫给新娘科普洞房三十六式,绝望! 国际巨星:一个新人都潜规则不了,我爬到这位置还有什么意思?


第一章

晕黄灯光下,大床上两道人影疯狂缠绕着,墨黑的长发和黑棕色的短发糅合在一起,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连空气中都是荷尔蒙爆棚的气息,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低吼一声发泄出来,女人小鸟依人一般藏入他怀里,双手环着他精瘦有力的腰部。

莫沉渊低头看了一眼累瘫在怀里的季如风,眼中闪过一丝柔情伸手将汗湿在她脸颊上的头发扣在耳后,“累了吗?看来我得节制一些了,不然将你累坏了可怎么办……”

“讨厌!”今天的莫沉渊比往日要的都狠,让她连手指都提不上劲来,听到他又在说混话,季如风从怀里探出毛绒绒的脑袋,娇嗔白了一眼莫沉渊,小粉拳落在他的胸膛上,捂住他的嘴巴,“不许说了……”

“好,我不说!你躺着,我去打点热水给你擦身子!要是感冒了就不好了!”莫沉渊一个腾跃从床上坐起来翻身下床走进浴室,季如风头枕在手臂上,望着莫沉渊消失不见的背影,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

七年了,从十五岁情犊初开,到二十二岁成为他的女人,看着他从高中校草蜕变为富有魅力的莫氏总裁,他不复少年青涩模样,但是对她的宠爱却始终如一。

何其有幸,能够遇到他。

从今往后,两人行会变成三人行,想到藏在枕头下的验孕棒,季如风小猫一般轻笑起来,等会他出来看到验孕棒他一定会吓呆吧?

进入浴室,莫沉渊脸上的柔情蜜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冷峻而冰冷的表情,掏出手机,手机上的日历用红笔圈出了一个日期,赫然就是今天。

父亲去世四周年,游戏该结束了!

“莫沉渊,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看到莫沉渊出来,季如风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捏着验孕棒藏在身后,拢在身上的丝绒被从肩头滑落露出圆滑的肩膀和若隐若现的深沟。

莫沉渊端着水盆,犹如刽子手般居高临下看着季如风清纯如百合花的笑容,心底闪过一丝凶狠,马上他就会一刀一刀凌迟将她脸上的笑容撕毁。

“恰好,我也有一个秘密告诉你!”

也有秘密?莫非是求婚?季如风想到前些日子莫沉渊就在暗示会在生日这天给她一个大惊喜,除了求婚,她想不到别的,正好,双喜临门!

“那你先说!”季如风端正身子,眼神期待的望着莫沉渊,藏在身后的双手微微颤抖着,连心跳也跟着失重了,虽然她一直笃定了他们会结婚,生子永远在一起,可是当求婚来临,她的心还是不争气的紧张起来。

“我要结婚了!”

结婚了?还真是他一如既往的霸道风格啊,还没求婚也不问她答应不答应,就决定了?

“你还没求婚呢!”季如风昂头,小脸气鼓鼓的望着莫沉渊,心底默默腹谤,也不问她答应不答应,虽然她也会答应吧,但是作为女人总得矜持一下。

第二章

真是天真的女人,莫沉渊嘴角掠过一丝冷笑,“我要和薛冰结婚了!”

“你说什么?”季如风呆滞半晌,恍然摇摇头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莫沉渊,“沉渊,别开玩笑了……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好笑!”

莫沉渊望着季如风满脸平静,“我要和薛飞结婚了!婚礼就定在下个月!”

“薛家不会允许我金屋藏娇,外面养着小三,我们之间到此为止。”

“小三?”季如风荒诞的摇了摇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相爱七年,她就捞到一个小三的名头?多可笑!

他就要结婚了,还是和薛家联姻,想必整个云城都闹得沸沸扬扬了吧,可是她却像个傻瓜一般,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

“为什么?莫沉渊你告诉我为什么?”下个月就要结婚了,那他和薛飞之间必定早就已经情投意合了吧,他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和她说分手,为什么要拖到今天?

“为什么?”莫沉渊望着季如风,薄唇中吐出的话句句戳心,“四年前你和你父亲设下圈套引我上钩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会有今天!”

“为了保住我的前程,我父亲将莫氏拱手想让,眼睁睁的看着莫氏被你们吞并,心脏病突发身亡,夺产之恨,杀父之仇,季如风你该多天真才会觉得我还会爱你?”

“这四年来,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钟我都遭受着灵魂的鞭打!”

“灵魂的鞭打?”季如风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莫沉渊,妄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玩笑的痕迹,可是没有,这个每日跟她同床共枕的男人,脸上只有刻入骨髓的仇恨,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情绪。

季如风突然就想笑了,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她笑的前仰后俯,好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卧室内都回荡着季如风清脆的笑声,莫沉渊本身就阴沉的脸,见到她这副模样更加黑了,毫无绅士可言的一把将她推坐在床上,漆黑的眸子微眯,透着一丝危险,“季如风,你以为你装疯扮傻,就能磨灭掉你和你父亲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

“是吗?”听到他的话,季如风整个人都安静下来了,除了面色掩不住的苍白以外,清澈的眸子平静的没有一丝的波澜,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被自己心爱的男人甩了的女人。

甚至她还扯起嘴角笑了笑,白净的小脸上带着些嘲讽的意味,“莫沉渊啊莫沉渊,或许是我真的不够了解你吧?”

“为了报仇,忍辱负重的在自己的仇人身边讨好,让仇人爱上了自己以后再狠狠的甩掉,这种戏码,就连现在烂大街的偶像剧里都不会再出现了,你却能演得出来,而且一演就是好几年。”

“呵。”仿佛是被自己的说话给逗笑,季如风轻笑出声,望着面前朝夕相处了七年的男人,指尖轻拂他的脸颊,有些淡淡的出神,“或许你比我更适合做演员也说不定。”

第三章

莫沉渊见季如风跟他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反应,如此平静的模样,心脏狠狠的被刺痛,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失控边缘的状态。

他想要的可不是季如风这种平静的样子,他要的是让季如风体会一下他这些年来承受的痛苦。

每次跟季如风在一起,违心的跟她说甜言蜜语,看着她因为他的举动羞涩,因为他而露出笑脸,每夜和他沉沦,像一个天真的小姑娘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每天的笑容毫无阴霾,他的心脏就仿佛像是被一刀一刀的凌迟着一样,痛不欲生。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莫沉渊躲开季如风抚摸着他脸颊的手,站起身,退后几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阴沉的可怕,“季如风,你最好安分一点!”

“否则……”他眯了眯眼睛,低沉的嗓音透着漫不经心的危险,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季如风双手紧紧的攥住床单的一角,骨节发白,她面上平静的可怕,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莫沉渊的话引起的心脏钝痛,令她恍若要窒息了一样,喘不过气来。

十八岁的那一年,莫沉渊设计的软件获得世界大奖,引起了无数商界大佬的垂青,她兴奋的睡不着觉,怀着忐忑不安又羞涩的心情,想借着这一次的事情,把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献给莫沉渊。

然而,命运总是爱和她开玩笑,他们在酒店里开了房,少年少女总是羞涩的不得了,他们刚脱了衣服躺在床上,还没有来得及做着什么。

她的父亲,季氏的总裁,季向南,那个自从母亲去世以后就一直对她不管不问的男人,就在这个时候闯了进来,义正言辞的说莫沉渊强了她,向莫沉渊的父亲索要赔偿。

她哭诉着辩解只换来狠狠的一耳光,和一句冰入骨髓的,不要脸!

为了保住莫沉渊的名声和他的未来,莫沉渊的父亲把莫氏公司的股份全都转让给了她的父亲。

后来,她记忆里那个温文儒雅的叔叔,因为心脏病突发,从此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上流社会,商场如战场,瞬息万变,曾经辉煌一时的莫氏,骄傲矜贵的莫家太子爷,就因为这件事情,落到了尘埃里。

她很愧疚,她试图挽救,她跪下求她的父亲,可是没有用,说白了她只是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小女孩,她没有天才的商业头脑,更没有令人惧怕的权利,她说的话,谁都不会听。

因为这件事情,她觉得无颜面对莫沉渊,她觉得莫沉渊一定是恨极了她,如果不是她,莫沉渊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子爷,就像是她最初见到的样子,骄傲,自信,宛若星辰。

可是,莫沉渊却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恨她,他只是消失了几天,然后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还是那个只对她一个人温柔的少年,他说不怪她,这件事情不是她的错。

他甚至还反过来安慰她,他说,“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哭,我的小姑娘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

第四章

那时候的她在想什么呢?

啊,是了,遇上这个男人,她何其有幸,她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

思绪渐渐回笼,季如风轻笑一声,似是嘲笑自己的愚蠢,莫沉渊说得对,她就是愚蠢,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人真的大度到对于间接害死自己父亲的凶手,一点都不介意呢。

她抬眸望向莫沉渊,目光沉静,苍白的小脸上,勾起一丝悲凉的笑意,“当年的事情,你确实应该恨我,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要跟别人在一起,我无话可说,我像傻子一样被你骗了这么多年,也算是还清了欠你的债吧。”

她付出的感情,大抵也是收不回来了吧?估计在莫沉渊的眼里,她这些年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一厢情愿的演了一出情深不悔的戏。

季如风站起身,有些自嘲的笑了笑,“就这样吧,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欠,我不会再纠缠你了。”

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她的自尊心被践踏了这么多年,也该够了吧?

季如风眼中有些泪意,她深呼一口气,强忍着不让泪水落下来,手不由自主的抚摸自己的肚子。

呐,宝宝,对不起,妈妈大概不能生下你了呢。

还清了债?呵,如果这么简单就放过季如风的话,那么他这些年一个人苦苦挣扎,痛苦不堪,岂不是都成了笑话?

莫沉渊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目光阴冷的看着她,嗓音凉薄的刻骨,“你可以滚了。”

季如风身子颤了颤,忍了很久的泪水,听到他的这句话,突然就落了下来,整张脸苍白的毫无血色。

她张了张嘴,喉间干涩,点头,“好。”

仅仅是简单的一个字,却仿佛用尽了她浑身的力气。

话音落,季如风一刻都不停留的夺门而出,因为她想保留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她怕她自己会忍不住在莫沉渊面前哭出来。

曾经信誓旦旦的承诺会让她一辈子都幸福的男人,现在仅仅只是站在他的身边,季如风就感觉自己心痛的都快要窒息了。

季如风走了,诺大的房子,空空荡荡,只剩下他一个人。

莫沉渊眼前浮现的是季如风临走前悲痛欲绝的模样,浑身的骨头仿佛都被硬生生的敲碎了一样,刺的他生疼。

他跌坐在沙发上,怔怔的看着空空荡荡的别墅,突然就生出了一丝茫然和无措来,怎么会这样呢?这不是他一直都想要的吗?

狠狠的报复季如风,把她的尊严踩在脚底下,让她痛不欲生。

怎么就觉得……还是不开心呢?

莫沉渊以一种保护自己的姿态,蜷缩着身体躺在沙发上,脑海中闪烁着父亲面色苍白的躺在病房里的模样,消瘦的还剩下几十斤的身体,无力垂下的手,再也不会睁开的眼睛。

他怎么能对害死自己父亲的仇人心软呢?他不能心软!他不会放过季如风的!他要让季如风永远都活在痛苦中!

莫沉渊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自己。

第五章

莫沉渊的别墅在偏远的郊区,季如风一鼓作气的从他的别墅里跑出来,跑到了空旷的大路上,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正值暑期,空气闷热,烈阳当空,季如风却觉得自己浑身都发冷,她站在路边,缓缓蹲下身,环抱住自己不停颤抖着的双腿,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唇瓣,豆大的泪水,无声的滑落。

朝夕相处了七年的男人,她却一刻都没有真正的看透过。

最可怕的事情,不过是你以为你们是彼此相爱的,你以为你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对方也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配合你,恨不得把你宠上天,可是到最后他却告诉你,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他为了报复你而精心设计的一场骗局。

好可怕啊莫沉渊,真的好可怕,原来他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成长为了一个懂得克制、隐忍的男人了,而莫沉渊却把这些隐忍和克制全都用在她的身上。

那个骄傲不可一世却唯独对她一个人温柔的少年,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消失在时光的长河里了,而她却没有丝毫的察觉,傻傻的以为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变。

季如风漫无目的地在路边行走,离开得时候很决绝,可真正的离开了那个生活了几年的地方,她才觉得迷茫。

现在……该去哪里啊?

她不知道该去哪,也不知道该找谁,这些年她全身心的都扑到了莫沉渊的身上,没有工作,也没有任何的朋友,至于家人,呵,她早就没有家了。

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季如风突然顿住了脚步。

映入眼敛的是一张婚纱照,娇俏可爱的准新娘笑得一脸幸福甜蜜,而她身旁的男人也满目温柔的望着她,只是看着照片,就会让人生出一种幸福的感觉。

照片中的男人,不是莫沉渊还是谁呢?

“婚纱照都有了啊……”

季如风怔怔的看着莫氏地标处的广告牌,上面写着婚礼的日期,大红色的广告牌刺得她眼睛生疼,“原来……已经昭告天下吗?”

她这些年一直都被莫沉渊金屋藏娇在偏远的别墅里,莫沉渊告诉她说心疼她不想让她去上班,可笑的是她还傻乎乎的相信了,心里觉得甜蜜,现在,真相摆在她的面前的时候,才顿觉讽刺。

莫氏被季向南吞并了以后,莫沉渊白手起家重新建了一个公司,自然依旧是莫氏,以他的商业头脑,自然是不稍几年就超过了季向南不择手段才壮大了的季氏。

京城里处处都是莫氏的地标,而这张婚纱照显然是挂上去有些时日了,全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了,只有她还傻傻的蒙在鼓里,心中期待着她和莫沉渊的婚礼。

现在他确实是要结婚了,只不过新娘换了一个人罢了。

微风拂过她的发丝,季如风低头望着自己的还未隆起的小腹,嘴角扯起一抹苦涩的笑,“宝宝,对不起,希望你下辈子能投个好胎,千万不要再遇上像我这么愚蠢的母亲了。”

她的声音很轻,却透着一股子决绝和坚定。

第六章

季如风扬手拦了一辆计程车,上了车,司机是个中年男人,见她面色苍白的模样,有些担忧的问她,“妹子,外面天儿这么热,你是不是中暑了啊?要不要先去买瓶水喝。”

季如风礼貌扯起嘴角的笑了笑,摇头,没有答话。

司机见她不想说话,也不勉强,笑意盈盈的问道,“妹子,你想去哪啊?”

季如风顿了顿,喉间干涩,闭了闭眼睛,嗓音带着些轻不可闻的颤抖,“去最近的医院。”

“好嘞。”随着司机的应声,车子飞驰而去。

季如风疲倦的靠在车窗上,透过玻璃窗,看着飞驰而过的风景,怔怔的发呆,这么多年的相爱一场,恍若只是她的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都没了。

莫沉渊充满恨意的眸子,印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现在想起来,她都觉得浑身发凉,她肚子里的孩子,注定了没有父亲,生下来也只会遭他亲生父亲的厌弃和憎恨,既然是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生下他。

季如风思绪混乱不堪,脑子昏昏沉沉的,就被带到了最近的医院。

司机把车停在了医院门口,季如风愣了一瞬,回过神来,从兜里掏出一张钞票递给他,手止不住的颤抖。

“不用找了。”

她没有心情收零钱,下了车,望着面前的医院怔怔的出神。

“嘶——”不知道身后是谁撞了她一下,她猝不及防的跌坐在地上,身上的疼痛令她倒吸一口冷气,顿时清醒了很多。

“对不起,你没事吧?”撞了她的那人担忧的走到她的身边,想要拉她起来。

“没事。”季如风摇了摇头,咬着牙站起身,头也不回的走进医院。

排队,挂号,做b超,直到躺在了手术台上,整个过程里她都冷静的完全不像是来打胎的。

为季如风做手术的医生是一个看起来就很严谨的女人,她望着从躺在手术台上,就浑身都在发抖的季如风,皱着眉头问道,“你确定不再考虑一下了吗?如果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慎重一点比较好。”

毕竟,是有关于人命的,后面的这句话她没有说,做久了妇产科医生,刚开始的时候还会觉得惋惜和不忍,可是见多了这种想要流产的女人以后,自然就明白了,有些话旁人说再多也没有用,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决定。

听了医生的话,明明是没有什么情绪的嗓音,却让季如风觉得整颗心脏都在抽痛,整个人都在崩溃的边缘了。

她怎么能这么自私呢?

她的孩子,他本来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的,以后的路,无论是好还是坏,他都有资格自己来经历的,可是就因为她的一己私欲,因为她的愚蠢,就再也没有机会看看这个世界了。“我后悔了,医生。”季如风不再有任何的犹豫,跳下手术台,目光坚定的看着医生,摇了摇头。

她实在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忍心亲手斩断他本来应该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

即使,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注定了没有父亲……

第七章

在手术台上说反悔,听起来并不是多么伟大的事情,可是听到她的话,医生却并没生气,反而难得露出了一个笑脸,“既然如此,那你就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前三个月算是危险期,容易小产,切记不要行房事,一般三个月左右就会出现孕期反应,恶心,呕吐,这些都是正常现象,最好定期来医院里检查一下。”

来自陌生人的关心,总是让人心生温暖,季如风扯出一丝苍白的笑意,有些无奈,她现在恢复了单身,连个男朋友都没有,行哪儿门子房事啊?

不过既然决定了要生下他,她就会对自己的孩子负责,季如风微微一笑,低着头轻拂自己的小腹,浑身都弥漫着母性的光辉,“谢谢医生,我会定期来检查身体的。”

又问了医生一些孕期里,平常需要的事项,季如风这才出了医院,刺眼的阳光令她不适的扬手挡了挡。

从医院里走出来,突然就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莫沉渊抛弃她另寻她欢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她再伤心也没有用,既然这样又何必庸人自扰。

不管以后的路有多难走,至少,从此以后她都不是一个人了,她也有了家人。

季如风低头,如珠如玉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肚子,温柔的眸子仿若蕴满了星辰,“小家伙,有了你妈妈就什么都不怕了,你来得可真是时候,正好陪陪孤单寂寞的妈妈。”

“嗡嗡嗡……”

手机不停的振动,季如风有些自嘲,这种时候会是谁打电话过来呢?

来电显示上的名字令她皱了皱眉头,宋婉君?

她那个从来都对她不管不问的继母,怎么突然想起了给她打电话了?

季如风微微蹙眉,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了接听键,即使是出于礼貌,长辈打来的她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挂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