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驾照
该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版本联系删除。
发布时间:2019-10-06
 

英国,伦敦。

林家海外别墅书房内,蓝若溪端着白色陶瓷杯中盛满的鲜牛奶,轻放在欧式桌角边,她望着神思倦怠的林月冥,语气柔软道:“原生态的牧场牛奶,喝一杯安安神在工作吧?”

轻曼的音色在耳边响起,林月冥放下手中的文件,诧异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源来,映入眼帘的是她纯净霞美的笑容,品色长裙直达脚裸,婉转动人的模样,似水仙花般出落的清澈无痕。

他微微愣神,接过陶瓷杯凝视着乳白色的牛奶,承认道:“从来没仔细看过,你长的还挺清纯……”

这一句是夸是损,蓝若溪都无所谓的微笑着,“忙完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去吃饭吗?”

林月冥意想不到的凝视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合上桌上繁重的白花花文件,拿起浅灰色的外衣。

伦敦的街道,处处充满异国情调,西方文化的落差,令蓝若溪入乡随俗的挑选一家味道还不错的英式餐厅。

开胃酒是第一道菜。

柔暖的日光透着绿叶斑斑点点的洒落,照耀在洁净的花纹桌布上,透明的酒杯折射出一道光线,刺亮的发晕。

林月冥坐在对面,一桌子菜品他未动,一只手随意的搭在后背靠椅上,笑眯眯的看着她正在用银质叉子翻动盘中的鲜蔬色拉。

缓缓道:“想通了?”

她主动示好,他心中已经明白,她想依靠他,不愿哥哥坐牢。

可是,“你确定不会后悔?”

为什么会后悔,蓝若溪半眨着杏眼凝视他桃花似的棕眸,风流桀骜这四个字专属他的气质,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端起红酒浅抿一口,随后放下玻璃杯道:“爱情和亲情,你选择后者?”

蓝若溪一怔,她只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蓝昊是她唯一的亲人。

浩瀚无边的宇宙,宽广无垠的草原,繁杂紊乱的人群,与她息息相关的,身上留着同样血液的人,只剩下哥哥了。

她诚实道:“两年前我在爱情和亲情中选择过,两年后的答案,依旧是一样的。”

她守护着,执着着,为了父亲遗言,为了哥哥放弃一切,青春、梦想、自由,包括爱情。

她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

林月冥点点头,“务实的女人。你们兄妹的感情,还真是让人羡慕。”

父亲惨死,蓝家单脉相传的儿子,不能在他们这一辈生生断了,蓝若溪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蓝昊入狱,不管哥哥曾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恶事,也是她的哥哥。

夜允莫如果非要报仇,她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两条平衡线越走越远,越来越失重。她做过的错误选择,而一步错,皆步步错。没有回头路,回头,又谈何容易?

“这样你跟他只会越来越远,永远上不了彼岸。”林月冥说她的同时熟不知也在说着自己,他饶有兴趣的盯着她,这个女人身上也有他欣赏的坚韧。

爱情,在她的生命中注定奢侈。

蓝若溪端起杯中红酒一饮而尽,一杯下肚脸色就开始红涨,她说的冷淡,说的嘲讽,说的漠然,“我就当他死了。是的,两年前,他就已经死了!”

他意外的注视她许久,俊美的脸颊上晃出的神色很丰富,有震惊、有意外,还有他一抹分不清楚对错的笑,“那为我们的合作干杯吧。”

她督了一眼,语气中带着疑惑,“合作?”

“是。”林月冥笑着端起酒杯在半空,刺眼的阳光直射透明清亮的玻璃杯,压低声音道:“你求我保全哥哥,我要求你每晚尽夫妻之责。”

价值不菲的纯色花纹桌布被她死死握在手里,两夜生不如死的屈辱历历在目,难以忍受的的胃如长江翻腾的难受,她果断道:“我拒绝。”

林月冥并不感觉到意外,他有节奏的拍打着铁藤座椅,桃花棕眸紧眯成一条直线,带着危险,“你知道的,履行这种事情即使不经过你的同意,我也可以做到。”

被迫接受他的滋味,难以承受。主动接受他的滋味,想必更难以承受。

可是,又有什么区别呢?

银质刀叉的撞击声清脆带着沉闷,一击一击直撞她的内心,最悲伤的地处。

“我答应你。”他见她憋涨的脸颊,又不敢在说一个不字的神态,他坚定的保证,“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在碰任何一个女人,说话算话!”

呵,她在心底冷笑的浪花涟漪起波浪,这算什么,承诺吗?

她根本不需要,互利互惠的关系,仅此而已。

蓝若溪扬着脸,不解道:“你愿意与否跟谁发生关系,都跟我无关。”毫不矫情做作的一句话说的坦然,随后又补充上一句,“从大婚之夜你就嫌恶我,现在又为什么?”

林月冥明媚的表情突然变得阴沉。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有一处难解的结,绑在心口令他难以呼吸。找女人不过是找宣泄罢了,在一次次单纯的兽性中得到无比的满足。刚开始还能填满他内心最不平的深处。

可是越到最后越无法可解,让他苦不堪言。

直到昨天碰了她……

沉闷慌乱的心在一瞬得到平静,平静的再无波澜,那种感觉就像久病缠身的痛者,终于通往极乐世界的幸福,像身在天堂,从未有过的舒心快乐。

想到这里,他不免自嘲,久治未愈的心病能在她身上得到缓解,是不是一个奇迹?

暗淡的眸子透出几分色彩,他居然对她说道:“想不想去音乐会,伦敦有世界上最优美的弹奏者。”

不知是一时兴起还是想要了解,他居然在昨晚夜深人静时翻看她的个人资料。

得知蓝若溪就读城北最知名的艺术学院,专业音乐,选修舞蹈。

美好自由的职业,展现出她不理世俗的灵魂和想要拥有艺术的仰望。

就在那一霎间,他翻看资料的手不自觉的一抖。不知什么时候,他早就已经丢掉了最初的梦想。

他的梦想是什么呢?

是娶美丽的艾薇小姐为妻,用中国最传统的方式去跟她相濡以沫,白头偕老,在中国美丽的夕阳下,与她在一起,安度晚年。

可笑的是最初的梦想,不过都是痴心妄想。

本文来自小说《伤你成瘾》

该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版本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