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综艺
闲话印章之六《石上的微博话闲章》
发布时间:2019-12-02
 

近年来,印章受到越来越多的收藏者青睐,价格也不断攀升,但是目光多注重于印章的材质,以及印章的篆刻艺术。而轻视或不甚熟悉印章的内容,尤其是闲章的内容。

闲话印章之六《石上的微博话闲章》

有的文人一生经历特殊,有太多的冤屈不能直书,故而用刻章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懑之情,有的文人是为了表达一种特殊的情趣等等。这些石上文字虽然不多,但是细读总能读出些许不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闲话印章之六《石上的微博话闲章》

比如,贾志芳先生晚年常用的一枚闲章是“秦坑遗民”。周一良先生晚年的一枚闲章是“毕竟是书生”。如果你了解这两位的人生经历,你就能体会到这两枚印章的意思,有没有点微博的意思?

闲话印章之六《石上的微博话闲章》

《离骚》开篇“惟庚寅吾以降”一句,先后被文征明,袁克文等制成闲章,巧合的是他们还真的都属虎。郑板桥曾治过两方闲章“钱塘苏小小是吾乡亲”和“青藤门下走狗”。一方是郁郁不得志时自嘲的吧?另一方自然是表达了对徐渭(文长)的无限崇敬之情。齐璜(白石)的画作在北平大卖,吴昌硕先生不以为然的说:“北方有人学我皮毛,竞成大名”。齐白石闻之,不便公开和前辈叫板,就私刻一枚印章上书:“老夫也在皮毛类”回击。这个也像微博或微信的朋友圈吧?

闲话印章之六《石上的微博话闲章》